当前位置:万博手机版max网页版 > 万博体育manbet网页 > 万博体育manbet网页

三峡夜话|外婆那手搭的凉棚

2021-09-04

  穿过一片竹林掩映的院落,路过两棵歪脖子古柏,沿着一坡石梯拾级而下,就来到了梁平“蟠水柏调”工程的水源地——石河沟水库。从水库的西部尾水来到东部尾水,再翻过两道山湾就到了外婆家。

  地名不好记,不过地方很好找。因为外婆院落后有一株大松树,高大挺拔,有好几百年历史。松树顶上常有白鹤栖息,树干的底部七八个山里娃伸长手臂也围不拢。孩子们经常在下面掏松香,做游戏。蓝天白云、青山绿水、古松鹤绕,颇有一种人间仙境的味道。

  当年的外婆还算幸福。当时外公主外,经常下万县做生意,主要是销售一种可以染布的叫蓝靛的植物;能干的外婆则主内,伺弄一点田地,不但能担任几十桌酒席的大厨,还能在大年三十通宵为一家人赶出6双温暖厚实的棉鞋。1959年,外公去世了,39岁的外婆从此守寡。后来,隔壁堂外公当上了大队干部,在他们一家的悄悄救济下,外婆拖着一家四口,既当爹又当娘开始了艰难生活。或许是中年时家中没有男人顶天立地,外婆一直有着“重男轻女”思想——喜欢舅舅,喜欢表哥,喜欢我以及后来表妹的儿子。或许如此,儿时的我总喜欢往外婆家里跑。

  记忆中的春节总是在外婆家过的。大年三十就盼着去外婆家,一则有外婆的呵护,可以疯狂地玩;二则外婆家有个懂事的表哥和两个漂亮可爱的表妹,由于年龄相近,大家都有许多说不完的话。

  特别喜欢外婆那架雕花古床,除了伴我进入甜美的梦乡,我和表哥经常在床上嬉戏。最喜欢做的游戏就是煤油灯熄灭后,用指甲去抠床上的木雕板,模仿老鼠啃粮仓的声音。每每这时,外婆宠爱的那只花猫便会立马“上岗”四处扑腾,寻找这个偷粮食的“坏蛋”。得知是我们在考验它后,这个小精灵总会“喵喵”地抗议几声,然后会迅速钻进我们的被窝……

  每年暑假,基本上也是在外婆家过的。与表哥表妹们上山砍柴、下河摸鱼;夏夜把凉板搬到地坝中间,听隔壁堂舅和顺儿哥讲故事。忙完家务的外婆,总在一旁默默地用蒲扇为我们驱赶蚊子。清晨醒来,不经意间还是躺在外婆的雕花大床上的。

  “慢慢走,过几天又来哟……”每到依依不舍告别外婆的时候,她总要在房后的那个木栅栏阳台上,一声声呼唤着。我走了很远,还能看见外婆手搭凉棚的样子。这个场景一直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,伴我跨过人生的一道道水一道道湾。当人生遇到坎坷时,总会想到有亲人一直在牵挂着自己;当外出漂泊时,有多少手搭的凉棚,望眼欲穿盼我平安归来。

  转眼,外婆已进入古稀之年。由于舅舅婚姻不幸,老人有时住在唐家道湾老屋里,有时住在舅舅的公家宿舍,有一段时间住在我们家,闲不住的老人总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务。和蔼可亲的外婆对人总是一脸的笑容,遇到熟悉或不熟悉的人会主动递烟。因为外婆的到来,我们小院里总是欢声笑语。

  那一年的农历七月十五,是外婆的七十六岁生日。就在当天,外婆留下对子女孙辈的牵挂忽然去世。当我赶到外婆住处时,只见亲爱的外婆平躺在床上,面容安详宁静。老人走得轻轻悄悄,一如生前她做事干净利落,留给亲人无尽的思念。好长一段时间,提起外婆我总是潸然泪下。

  “一年一清明,一岁一追思。”昨晚又梦见了外婆,梦见她手搭凉棚守望亲人的姿势。外婆,如果有来生,您还是我的外婆,我还做您的外孙。

  即日起,《三峡夜话》开始征集一千字以内原创文学作品,寻找同样爱好写作的你,尤其欢迎本地及三峡地区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,作品一经采用且阅读量24小时内超过3000,即付稿费。如作品涉嫌抄袭,所有后果由投稿人自负。投稿邮箱:

  获奖:全国“中华魂”主题教育活动一等奖、重庆市“好记者讲好故事”演讲比赛二等奖、重庆之星电视主持人大赛铜奖

上一篇:多件“巡天宝贝”首度亮相

下一篇:没有了